学生习作

当前位置:首页 >> 学生习作

生命与脂肪(应用化学系化学专业0721 田少峰)

信息来源: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6-11-25 15:37:21

    在20世纪的大多数时间里,脂肪的名声不好。“弄掉脂肪”、“又肥又垮”等说法反映了一种流行的看法,即任何多脂的东西至多算是一些不必要的或者不好的东西,且往往是懒惰与暴饮暴食的生活习惯的象征,有时甚至是确实有害的。
    脂肪与引起几种常见心脏病的原因密切相关,这更是与上述观点完全吻合。科学家们解释了脂肪是如何慢慢积累,并逐渐漫至完全终止人类的新陈代谢的过程。更令人烦恼的是,脂肪很难通过药物、放射、按摩甚至外科手术等方法被去除;清除脂肪只能靠不断的努力与节制。或许除了基因之外,就属脂肪和肥胖是最具到的色彩的生物学素材了。自我放纵与懒惰的现代生活习惯必将导致衰弱与死亡,而脂肪则被看作是这一恶果的全部成因。
    和蛋白质与基因一样,脂肪也是生命的基质之一,而生命系统则是各类更复杂的系统的唯一自然根源。虽然我们早已知道一切有生命的有机体都含有脂肪,而且缺少了它生命将难以延续,但直到最近为止,脂肪都一直被看作是让人极其生厌的化学物质,只能作为养料或用来构成细胞内或细胞间的界限。在过去30年里,这些作用的复杂性和重要性日益明显,而且人们还发现,有些脂肪有如使信使因子和调节因子那样的基本功能。由于许多生物学体系中,细节都是极伤脑筋的问题,所以随着分解脂肪和确定其化学结构的技术不断改进人们发现脂肪和确定其化学结构细节的技术不断改进,人们发现脂肪其实比以往所认为的要复杂的多。人们发现许多脂肪不仅不是“杂货”,反而具有一些独特的作用。将一个“错误”小单元置入一个复杂的脂肪分子会造成其功能的损害,其严重程度与蛋白质和淀粉分子中出现错误时相仿。
    发现人类自身只生产极少的脂肪,这使人们对脂肪活动的有害性一面产生了焦虑;我们体内的绝大多数脂肪是从食物中得到的。虽然我们的身体系统已经进化得尽可能地有效了,但我们不能完全依赖它去生成脂肪成分。脂肪处于自然生成和由食物获得之间的尴尬境地:我们不能断言万能的基因可以提供我们所需的任何蛋白质,对脂肪的需求重申了我们对生态系统其他部分的依赖性。
    评论家们在人类肥胖的趋势到底是适宜的还是有害的这一问题上莫衷一是:有人认为,在一定意义上,肥胖是人类过去或现在的一些身体功能进化而导致的;而有人却认为肥胖使我们生活中的一些其他因素(如饮食和懒惰)所引起的有害的派生物。这一问题的成因,部分在于那些做相关基础性研究的人运用了一些有别于生物学方法的手段,以致在为什么人会胖的问题上,他们一直期待一些很不相同的答案。
    对生理学家而言,“为什么”总是意味着“如何”或“通过何种生物化学手段”。他们避开进化论的问题,因为他们往往以为这些问题是无聊和不确定的。他们还认为用一些历史性的“理由”来解释当代的情况是无益于实际诊断和医疗的。虽然如此,对于人为什么会变胖这个问题的任何讨论来说,他们对人们变胖的机理及其新陈代谢的结果的研究都是非常重要的,他们向我们说明了人们处理所有那些脂肪的能力。
    多年来,医疗机构、时装业和娱乐界一直十分推崇苗条的身材和低脂肪的食品。然而大多数人在获得理想的体型或养成良好饮食习惯方面都一无所获,而且这种失败极为突出,也为时已久,以致那些天生就有肥胖倾向的人不再相信政治和医学方面的学说。

地址:山西省运城市复旦西街1155号 | 电话:0359-8594402 | 传真:0359-2090378
版权所有 运城学院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