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程教案

语言学概论教案

当前位置:首页>>语言学概论教案

第六章语言的发展

时间:2018-09-11 10:57:11 作者: 浏览次数:

第六章 语言的发展

[教学目的和要求]

了解语言的起源,理解语言的分化和统一,掌握语言发展的原因和特点,培养观察语言变化的能力。

[教学重点和难点]

社会方言、谱系分类、不平衡性。

[教学过程]

讲授为主,辅以讨论、调查;6课时

[思考练习]

现代科学对语言起源的看法是什么?

社会方言和地域方言有什么不同?

举例说明历史上出现过的语言同化现象。

如何看待“中国式英语”?

如何看待“世界语”?

如何理解“语言是主权”?

语言是否纯洁,是否需要纯洁?

语言发展的不平衡体现在哪些方面?

[主要参考资料]

叶蜚声、徐通锵语言学纲要,北京大学出版社,1997

高名凯、石安石语言学概论,中华书局,1963

陈原:社会语言学,学林出版社,1997

邢福义、吴振国:语言学概论,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2002

王力:汉语史稿,中华书局,1980

于根元:应用语言学概论,商务印书馆,2003

[教学反思]

 

  

第一节 语言的起源

一、语言起源的定义

   语言起源glottogony)在这里指的是人类语言的起源,而不是指具体的某一语言(如汉语、英语等)的起源。人类对语言起源问题的兴趣产生很早,在远古的神话中就有许多关于语言起源的传说,如《圣经.创世纪》中关于上帝造亚当、亚当给万物取名的描述,我国古代关于女娲抟土造人的神话,都反映了先民们“语言神授”的原始观念。当人类从神话世界里走出来之后,也相继提出了一些关于语言起源的学说。

  二、关于语言起源的一些学说

  从古希腊时期到本世纪30年代以前,曾经有过多种关于语言起源的一些学说,如“摹声说”、“感叹说”、“劳动叫喊说”“社会契约说”、“手势说”等。

  “摹声说”认为语言起源于对外界声音的模仿,根据是各种语言中都有一些摹声词。如英语中的cuckoo(布谷鸟)类似于布谷鸟的叫声,汉语中的“猫、鸭、鸡、鸦”等词跟这些动物的叫声也有关系。

  “感叹说”认为语言起源于原始人对各种感受而引起的感叹,人类的原始语言就是由这种感叹声演变而来。根据是每种语言中都有一些感叹词。

  “劳动叫喊说”认为语言起源于伴随劳动而发出的叫喊。这种叫喊声演变为劳动号子,并进而演变为原始语言。

  “社会契约说”认为,原始人起初没有语言,后来大家彼此约定,规定了一些事物的名称,这样就产生了语言。

  “手势说”认为原始的语言不是有声语言,而是手和身体的姿态,有声语言就是在这种手势和身姿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

这些学说认为语言是“人造”的,比起远古的“神授说”来自然是一大进步,但是,它们大都是主观拟测的产物,或是根据语言中的一些现象所进行的片面牵强的推论,缺乏科学证据,难以令人信服。恩格斯在《劳动在从猿到人转变过程中的作用》这部经典著作中,提出了劳动创造了语言、语言起源于劳动的观点。语言的产生的确与劳动有关,因为劳动提出了创造语言的必要性,劳动也改善了原始人的发音器官、发展了原始人的思维,为语言的产生提供了生物学和心理学的基础。但是,这一学说并没有解决语言发生的具体过程,因此对语言起源问题的解释还是不完备的。

三、现代对语言起源问题的认识

  19世纪的巴黎语言学会曾在章程中规定,不接受任何关于语言起源问题的报告。于此可见这一问题的难度和当时对解决这一问题丧失信心的语言学家们的心态。到了本世纪30年代,动物学家、考古学家、心理学家和计算机专家,开始进入语言学家们放弃的学术领域,并取得了一些具有科学意义的进展。

  从30年代到现在,有一批动物学家潜心研究人类近亲黑猩猩的语言能力,发现黑猩猩不仅可以用动作和面部表情进行简单的交际,而且可以利用各种各样的交流信息。经过训练的黑猩猩,可以利用手指语或符号学习一些词汇,甚至可以创造一些新鲜的用法。比如一只叫沃秀的受过9年训练的黑猩猩,见到一只鸭子,会自动把它命名为“水鸟”。在此之前,沃秀曾学过“水”、“鸟”这两个词。这说明像黑猩猩这样的猿类动物,在一定的条件下有可能发展出极为简单的语言能力。

  一些考古学家通过测量古人类化石的脑容量来判断思维发展的水平,从而推断语言起源的相对年代。研究发现,晚期智人(旧石器时代晚期)的脑容量已和现代人差不多,可能已经具有了产生语言所需的思维水平。美国科学家利伯曼曾经利用计算机模拟属于早期智人的尼安德特人的发音系统,认为尼安德特人还无法清晰地发出[a][i][u]这三个最基本的元音。语言类型学家的研究表明,这些元音是有声语言不可能没有的,据此可以推测,尼安德特人还不可能掌握有声语言。晚期智人的发音器官有了较大的改善,有可能发出较为清晰的声音。

  从人类社会的发展来看,旧石器时代延续了近300万年,在这漫长的时期里,人类社会的发展异常缓慢。但是,到了旧时期时代的晚期,人类社会的发展步伐突然加快。这种突然加快的发展步伐,意味着这时人类获取了一种从未有过的魔力般的东西,这种东西很可能就是语言。

  把这些不同学科的研究结果放在一起考察,形成了当今人们对语言起源问题的新认识。有声语言产生在距今四五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的晚期,也就是晚期智人时期。人类语言是长期进化的结果,既不是神授的,也不是在短时期内由人造出来的。在晚期智人之前,猿人或原始人已经可以用比黑猩猩的叫唤声更复杂一些的声音来交流信息。随着发音器官的不断进化和思维水平的提高,这些声音也逐渐清晰起来,并可以分解为更小的单位或依照一定的规则组合成语流,于是真正的语言也就产生了。

人类语言由动物似的叫唤声进化而来,是依据现代科学提供的新资料做出的关于语言起源问题的新构想,而不完全是主观拟测。当然它还不是最后的结论,随着科学的新发展和有关学科的综合研究,对这一科学之秘的解答会有新的发展。

 

第二节 语言的分化

语言分化,是指一种语言分化为不同的变体,或者进而分化为不同的语言。语言分化是语言发展的一个方面的表现。

  一、社会方言

  社会方言(social dialects)是语言分化所形成的社会变体。同一社会的人,由于生产条件、生活方式、性别、年龄、职业、信仰、文化水平等的不同,便会形成各种各样的小社团。为满足小社团的交际需要,这些小社团会自然地或人为地出现一些不同于共同语的特殊语言成分,从而出现社会方言。

  社会方言中最易引起人们注意的是行业语。各行各业,包括学术专业,由于交际的需要会使用共同语中少用或不用的词语。如电影行业的“蒙太奇、推、拉、摇、剪接”等,语言学界的“深层结构、表层结构、切分”等。有一些特殊的行业或黑社会,还会人为地使用一种对外有保密作用的隐语,如旧时的商贩中流行的“平头”(一)、“空工”(二)、“横川”(三)、“侧目”(四)、“缺丑”(五)、“断大”(六)、“皂底”(七)、“分头”(八)、“未丸”(九)、“田心”(十)等。不同性别、不同年龄等所形成的社会方言,也开始引起学术界的重视。

  二、地域方言

  地域方言(dialects)是语言分化所形成的地域变体,在社会方言这个术语出现以前,一般只称为方言。地域方言是最为常见的语言分化现象。凡使用人口较多、地域分布较广、历史比较悠久的语言,一般都有方言的差异。比如,现代英语在英国本土就有15种左右的地域方言。汉语是世界上方言分歧最大的语种,方言差异十分显著。

地域方言形成的原因主要有二:

第一是交际的阻隔,如社会割据、人口迁徙、高山大河和湖泊森林等地理屏障。由于语言的发展具有不平衡性,交际阻隔会使各地区人们所使用的语言出现差异;这种语言差异发展到一定程度就形成了方言。比如1492年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之后,一部分说西班牙语的人来到了拉丁美洲。拉丁美洲与西班牙隔着一个大西洋,两岸人的交往减少。时间久了,拉丁美洲的西班牙语就同欧洲的西班牙语有了差异,最后形成了西班语的不同方言。

  第二是是异族语言的影响。比如我国方言的一个显著特点是,从南到北调类的数目逐渐减少。南方方言的调类大都在6个以上,多的可达10个左右,而北方方言的调类大都在5个以下,乌鲁木齐、天水、银川等地的方言,调类只有3个。北方方言常同阿尔泰语系的语言接触,阿尔泰语系的语言是无声调语言,汉语北方方言受到阿尔泰语系的语言的影响,调类减少;南方方言常同南亚语系的诸语言接触,而且不少南方方言中含有南亚语系诸语言的底层,南亚语系的语言是有声调的语言,受其影响汉语南方方言的调类数目也就较多。

  地域方言间的差异,主要表现在语音和一般词汇上,基本词汇和基本的语法格式的差异相对较小。不过应看到,既然方言是同一语言分化所形成的地域变体,那么,即使是差别很大的方言之间,也存在着较多的一致性。比如,语音上存在着一定的对应关系,词汇从整个系统上看具有较多的同源性,语法上的一致性就更为显著。依据这种种关系,可以确定方言间的亲疏关系。

  三、亲属语言

   地域方言进一步分化,就会形成不同的语言。由同一种语言分化出来的不同的语言,称为亲属语言(related language)。亲属语言间的关系,有亲有疏;根据语言间的亲属关系的亲疏,可以建立亲属语言的谱系。有亲属关系的语言,划归一个语系中,语系下面又分若干语族,语族下面分为若干语支,语支下又有若干个语种。同一语支的语言,关系比同一语族关系近;同一语族的语言,关系比同一语系的近;不同语系的语言间,没有亲属关系。依照语言的亲属关系给语言进行的分类,称为谱系分类(genetic classification)

  目前人们一般把世界的语言划分为九大语系:1)汉藏语系,2)印欧语系,3)阿尔泰语系,4)闪-含语系,5)乌拉尔语系,6)伊比利亚-高加索语系,7)马来-玻里尼西亚语系,8)南亚语系,9)达罗毗荼语系。此外,还有非洲和美洲的一些语言和一些系属不明的语言。

汉藏语系和印欧语系是世界上较大的两个语系。汉语属于汉藏语系。我国是一个语言的宝库,境内有60多种语言,分属于汉藏语系、阿尔泰语系、南亚语系、马来-玻里尼西亚语系、印欧语系等。其中属于汉藏语系的有34种,除汉语外主要分布在我国的南部和西南地区;属于阿尔泰语系的有19种,主要分布在西北、内蒙和东北地区;属于南亚语系的有3种,分布在云南;属于马来-玻里尼西亚语系的是台湾的高山语;属于印欧语系的有两种,主要分布在新疆。京语和朝鲜语,系属不明。

 

第三节 语言的统一

语言的统一是语言发展的另一种趋势

  一、语言接触

  民族间的接触必然带来语言的接触。语言间的接触首先表现在词语的相互借贷上。例如,汉语中就有大量的借词,葡萄、石榴、狮子、因果、塔、菩萨、马达、沙发、布尔什维克、布拉吉、场景、干部、哈达、喇嘛、胡同、戈壁、哈尔滨等,分别借自国外和国内一些民族的语言。汉语中的茶、丝、台风、磁器等词语,也被世界上许多语言所借用。

  随着语言的进一步接触,语法和语音也可能发生借贷现象。例如,西双版纳傣语因吸收汉语的借词而增加了一个复合元音[au],白语原来的语序是“主语+宾语+动词”,后来借入了汉语的“主语+动词+宾语”的语序,原有的语序反而在多数情况下不大使用了。

  在地域上较为接近的语言,由于在长期的语言接触中相互借贷一些语言要素,会形成一些共同的特点。例如,欧洲巴尔干半岛,有罗马尼亚语、保加利亚语、阿尔巴尼亚语、匈牙利语、塞尔维亚-克罗地亚语、马其顿语等,这些语言属于不同的语族,但是在语法等方面具有许多明显的共同性,形成了有名的巴尔干语言联盟。像印度语言联盟、印第安语言联盟、南部非洲语言联盟等,也是语言间长期相互接触的结果。

  语言的接触还会造成双语现象(包括多语现象),即在一个语言社团中通行两种(或多种)语言,或者某语言社团的一些成员,能讲两种(或多种)语言。例如,我国的许多少数民族同胞,就既会讲他们的民族语,又能讲汉语(或汉语的某种方言)。双语现象是当今人们语言生活中的重要现象。

二、语言同化

  语言同化是指一种语言排挤或代替其他语言、从而使被排挤、被代替的语言消亡的现象。在同化中取得胜利的语言称为同化语言,在同化中被排挤或被代替的语言称为被同化语言。语言同化是在语言深入接触中出现的语言融合的一种表现。

  语言同化有强迫同化和非强迫同化两种。强迫同化是占统治地位的民族为了奴役和同化被统治民族而采取的语言同化政策,他们强制被统治民族采用他们的语言文字,而限制或禁止被统治民族使用自己的语言文字。例如,日本人占领我国的东北和台湾时,就曾经在东北和台湾强制推行日语。当年沙皇俄国和德国,也曾经在他们占领的国家实行残酷的语言同化政策。

  非强迫同化,是指一个民族自愿放弃自己的语言而采用他民族的语言的现象。例如,公元5世纪在我国的北方建立了鲜卑族统治的北魏政权,为学习汉族先进的文化,巩固自己的统治,统治者自己提出要“断诸北语,一从正音”,王公卿士在朝廷要讲汉语(正音),禁止说鲜卑语(北语),极力推行“汉化”政策。

  强迫同化,要受到被同化语言的激烈反抗,往往不大容易成功;特别是在民族情绪高涨的当今社会,强迫同化就更加不容易成功。例如,日本人在我国的东北和台湾、当年沙皇俄国和德国等,所推行的语言强迫同化政策,都没有成功。与之相反,自愿同化较易取得成功。例如,公元5世纪鲜卑族建立的北魏政权所进行的语言自愿同化,就取得了成功。

  在语言同化中,政治上、军事上的优势,并不能决定语言的胜负;获得胜利的语言,并不一定是统治者的语言。哪种语言会成为胜利者,往往取决于民族的生产力水平、文化的发展水平、以及人口的多少和语言本身的发展水平。比如,满清王朝的统治者所使用的满语,逐渐被汉语所同化,这是因为汉民族经济、文化比较发达,人口众多,汉语也是一种比较发达的语言。

  在语言同化以后,被同化的语言并不一定消失得无影无踪,而往往会在胜利的语言中留下被同化的语言的“底层”。例如,汉语中的“萨其马”(一种糕点)、“邋遢”、“埋汰”、“哈尔滨”、“齐齐哈尔”等,就是满语所留下的语言“遗迹”。通过对语言底层的研究,可以发现历史上的语言融合的一些情况。

    三、语言混合

  语言混合是一种特殊的语言融合现象。这种现象不是一种语言战胜另外一种语言,而是两种语言“拼凑”成一种混合语。这种作为临时交际用的混合语,被称为“洋泾浜”或“皮钦语”(Pidgin)。

  洋泾浜本是旧时上海外滩的一个地段,位于洋泾浜(一条小河的名字,早被填平)与黄浦江的汇合处。洋泾浜是旧上海外商聚集的地方,当地人与外国人接触,逐渐形成了一种混合语,称为“洋泾浜英语”。洋泾浜英语的基本词汇来自英语,并对其语音有所改造;语法则采自汉语。例如:My no can.(我不能。英语的正确说法是“I can not.”)two piece book (两本书。英语的正确说法是“two books”)

  在世界许多通商口岸或国境接界的地方,都曾经出现过类似“洋泾浜英语”的混合语。除了洋泾浜英语之外,还有洋泾浜法语、洋泾浜葡语等,有些甚至可能是几种语言的混合,如曾经流行于地中海沿岸港口的“萨比尔”(Sabir)话,就是法语、希腊语、意大利语、西班牙语和阿拉伯语的混合。“洋泾浜”就是这些混合语的代名词。

  洋泾浜的语法简单,词汇贫乏,交际功能十分有限。因此严格说来,它算不上一种语言,只是在外语水平不高的情况下的一种应急产物。由于洋泾浜往往伴随着殖民主义者的掠夺而出现,因此习惯上对它持否定态度,把它看作语言的畸形儿,甚至看作一种被压迫、被掠夺的民族的耻辱。因此,洋泾浜的生命力一般都不长。不过,在特殊情况下,洋泾浜还是能发挥一些交际作用的。

  一旦有人把洋泾浜作为母语来学习和使用,就形成了克里奥尔语。克里奥尔语是creole的音译,creole的意思是“混血儿”。这种洋泾浜升格而成的克里奥尔语,多发生在由殖民劳工构成的社会或国家、地区中。这些殖民劳工来自不同的部落、种族或民族,各自操不同的语言。由于语言不通,他们只能说一种洋泾浜化了的殖民者的语言。他们长期生活在一个社会单位中,互相通婚,有了后代。他们的后代便把这种洋泾浜作为母语来学习,并逐渐扩大词汇量,语法也逐渐规范化,从而形成克里奥尔语。

  例如新美拉尼西亚语,就是从新几内亚的洋泾浜英语发展而成的克里奥尔语。它已基本定型,有简明的语法规则和音位系统,并有自己的书面语形式。目前大约有三、四十万人操这种语言,是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官方语言,报纸、广播和学校教育都在使用这种语言。

  除此之外,海地有以法语为基础的克里奥尔语,牙麦加有以英语为基础的克里奥尔语,喀麦隆、塞拉利昂、几内亚(比绍)和佛得角群岛也通行几种克里奥尔语。我国青海省黄南自治州同仁县所流行的五屯话,使用人口约两千人,据研究五屯话也是一种克里奥尔语,是由汉语的一种方言同藏语混合所形成的。

 

第四节 语言发展的原因和特点

   一、语言发展的原因

  语言学家曾从多方面寻找影响语言发展变化的因素,如社会发展变化的影响、地理或气候因素的影响、人类发音器官结构变化的影响、使用语言的经济原则的影响、语言类推作用的影响、语言系统内部矛盾的影响、语言系统与语言功能之间的矛盾的影响等,并由此形成了各种各样的解释或学说。迄今为止,虽然还没有哪个语言学家、哪种学说能全面解释语言演变的原因,但都或多或少、或直接或间接地揭示了一些影响语言发展变化的因素。

  语言是一种牵涉到人类生活方方面面的复杂社会现象,它的发展变化,也必然受到多方面原因的制约,不大可能只是某一种或某几种因素的影响。综观人们的研究,语言发展变化的原因主要可从社会、心理和语言自身三个方面来考察。

  1、社会因素的影响

  语言是人类最重要的交际工具。人类利用语言相互交流对于自然界的各种认识,相互交流各种社会经验。语言要很好地发挥这种交际工具的作用,就必须敏锐地反映人类对于自然界的各种认识和各种社会经验,紧紧跟上社会的发展步伐。语言的交际工具的属性,决定了社会的各种发展变化必然会促进语言的发展变化。

  2、心理因素的影响

  语言既是人类最重要的交际工具,也是人类最重要的思维工具。语言在用于交际和思维的过程中,不可能不受到使用语言的人的心理影响。这种心理的影响必然会引起语言的发展变化。

  思维是诸多心理因素中对语言的发展变化影响最大的因素。先民们以具象思维为主,抽象思维并不发达,所以先民们的语言具有较浓的具象色彩。先民们的这种语言特点,从一些较为原始的部落语言中,从语言中所保存的古代语言的遗迹中,都可以寻觅出些端倪。例如,爱斯基摩语中用15个名词来表示不同形态或下落到不同地点上的雪,但却没有“雪”这个概括性的词。

  类推是影响语言发展变化的一种重要思维惯性。人们期望语言系统匀称有致,时时都在利用多数语言现象所呈现的规则,去同化一些不合规则的特殊语言现象,去填补一些不对称的缺位。例如,在先秦汉语中,动宾关系的一般语序是动词在前,宾语在后,但是在疑问句和否定句中,如果宾语是由代词充当的,这个代词宾语则出现在动词之前,由于类推的作用,后来即使否定句和疑问句中的代词宾语,位序也移到动词之后,与一般的动宾语序保持一致。

  不同语言社团的人,对语言往往有不同的心理。例如,汉语以语素为基本的语言单位,语素以单音节居多,因此,在汉族人的语言心理中有一种强烈的倾向,即希望每一个音节(在书面语中表现为一个字)都是有意义的。正是这种心理倾向,总是力图赋予连绵词的各个音节以意义。例如“凤凰、狼狈”等都是连绵词,其中的“凤、凰、狼、狈”本来都没有意义,但是,由于这种心理倾向的影响,人们便将“凤、凰”分雄雌,把“狼”、“狈”理解为两种动物,甚至演绎出“狼狈为奸”的故事。从而使这些音节演变为语素。

  3、语言发展变化的自身因素

    社会因素和心理因素是语言发展的外部因素,这些外部因素只是为语言的发展变化提出了要求、提供了动力。但是,语言能不能接受和满足外部因素的要求,怎样把这些外部因素的要求和动力,转化为各种各样的具体的发展变化,还取决于语言自身的内在因素。比如,语言和言语的矛盾运动,就是语言发展变化的自身因素之一。

  言语是对语言的运用,活跃在人们的口头上和笔头上。言语要很好发挥交际职能的作用,就必然同交际对象、交际语境、交际要传达的各种信息和情感等发生密不可分的联系。这种联系是开放的、具体的、灵活多变的,因而必然会导致同语言这个有限的抽象符号系统的矛盾。这种矛盾又必然导致各种“出格”现象的发生。人们会根据交际的具体需要,造出一些语言中原来没有的新词和新的表达方式,便是这种“出格”现象的一种表现。

  这些“出格”现象有些只是昙花一现的临时现象,而有些则会流行开来,进入到语言系统中,从而带来语言的发展变化。因此可以说,语言的发展变化始自言语的出格现象,语言和言语的矛盾运动,是影响语言发展变化的一种重要因素。

  此外,语言各子系统之间的相互影响,口语和书面语的相互影响,语言间的相互接触,也是影响语言发展变化的重要因素。语言发展变化的这些自身因素,归根到底是语言的形式和意义之间的矛盾。语言形式是有限的、相对稳定的,而社会和心理诸因素则要求语言要表达的意义具有无限性和灵活多变性,因时、因地、因人、因境、因事而异。有限且相对稳定的形式对意义具有一定的制约,同时,也把人类的各种思维模式、心理取向和发现、创造的新事物“固化”下来。而因表达需要所决定的无限的灵活多变的意义,必然对形式产生或大或小、或直接或间接的冲击。这种冲击会带来语言形式的新质要素的出现和旧质要素的逐渐衰亡,使语言形式发生各种微妙的人们可以感觉到或一时感觉不到的发展变化;发展变化了的语言形式反过来又对意义发生作用。

  语言形式和意义之间的矛盾运动,把影响语言发展变化的各种外部因素,通过意义吸纳转化为语言发展变化的内部因素,从而使语言处于不断的发展变化之中。

  二、语言发展的特点

  语言发展变化呈现出各种各样的特点。有些特点是属于某一具体语言的,有些特点则是所有语言所呈现出的共同特点。这里所讲的是所有语言呈现出的发展变化的共同特点。语言发展变化的主要特点是不平衡性、渐变性、相关性和规律性。

  1、语言发展变化的不平衡性

  语言的发展变化不是均衡的、匀速的,而是不平衡的。第一,语言系统发展变化不平衡。在语言各子系统中,词汇系统的发展变化最快,相比而言,语法的发展变化就要慢得多,语音发展变化的速度也较为缓慢。语言各子系统内部的发展变化也是不平衡的。比如在词汇系统中,发展变化较快的是一般词汇,基本词汇却是相当稳固的。有人曾对不同语言中的215个常用词(其中主要是基本词)在一千年中的发展变化情况做过统计,发现汉语和法语79%未发生变化,英语85%未发生变化,德语78%未发生变化,罗马尼亚语77%未发生变化,葡萄牙语82%未发生变化,西班牙语和意大利语85%未发生变化。这说明基本词汇的发展变化速度是较为缓慢的。正因如此,人们把语法和基本词汇看作决定一个语言基本面貌的最为稳定的部分。

  第二,不同时期语言发展变化不平衡。当社会变革较为剧烈、社会发展的步伐较快、社会思维较为活跃、不同文化的接触较为频繁的时期,语言发展变化的速度就会快一些;反之,语言发展变化的速度就会慢一些。英语在从九世纪阿尔弗列德大帝到莎士比亚(15641616)这五个世纪中,发展变化的速度非常之快。以至于后代人读九世纪以前的作品,就像是读外语一样。

  第三,语言变体发展变化不平衡。地域方言的形成,本身就是语言发展变化的不平衡性在空间上的一种表现。各种方言形成之后,在发展变化的速度和方向上也不是完全同步的。例如在汉语诸方言中,南方的一些方言发展变化的速度相对较慢,保存古代汉语的成分较多,而北方的方言,特别是北方官话区的方言,发展变化的速度就相对较快。

  语体是语言的一种重要的功能变体。各种语体的发展变化也具有不平衡性。例如,在汉族的传统中,一直存在着轻商的观念,因此,在汉语史上一直没有形成与商业活动关系十分密切的广告语体。但是,改革开放以来,商业的地位发生了极大的变化,随之广告语体在当今也得到了快速的发展,它几乎成了我们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2、语言发展变化的渐变性

  语言的发展变化不是像火山爆发、暴力革命那样的突变,而是一种逐渐变化的过程。语言是人类最重要的交际工具,如果采取突变的方式,一夜之间面目全非,人们将会一下子丧失最重要的交际工具,社会的一切活动将会突然终止,其后果是不堪想象的。语言的交际职能决定了它不可能采取突变的方式,而只能采取渐变的方式。

  事实上语言的发展变化也正是走的渐变之路。例如现代汉语的时态助词“了”,是从古代汉语的动词“了”虚化而来,其演变过程大约经历了上千年的时间。动词“了”大约出现在汉代,是“终了、了结”的意思。由于动词“了”常用在动词之后充当补语,地位不及一般的动词,于是逐渐虚化,大约到了唐宋之际,“了”才出现了与现代汉语大致相同的用法,成为时态助词。

  语言的发展变化,是由语言新质要素的长期积累和旧质要素的逐渐衰亡来实现的,不可能一下子出现质的突变。即使人为地想让它发生突变,也是不可能的。这就是文字可以进行改革,而语言不能改革,只能因势利导逐渐使其规范的原因。

  3、语言发展变化的相关性

  语言是由若干个子系统构成的大系统。在这个大系统中,各种语言单位和各种语言规则,都以各种各样的方式相互关联着,因此,每个语言单位、每种语言规则的发展变化,都是相互关联的。也就是说,某一语言单位或某一语言规则的发展变化,也会引发与之相关的语言单位或语言规则发生或大或小、或直接或间接的相应的发展变化。例如:

  在12世纪以前汉语没有轻声。大约在12世纪前后,轻声这种语音现象才出现。轻声是一种轻短模糊的调子,是声调的轻化。当某些音节读轻声的时候,往往使这一音节的元音发生央化、脱落等变化。比如结构助词“的”原来读作[ti],因轻声而读作[te];结构助词“得”原来读作[tei][te],因轻声而读作[te]。由于轻声现象的出现,使本来读音并不相同的“的”和“得”在语音上合流了。轻声这一语音现象的出现,引起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由音强的变化带来元音的变化,再由元音的变化进而影响到词汇和语法。

   4、语言发展变化的规律性

  语言的发展变化并不是杂乱无章的,而是具有一定的规律性。不同的语言,其发展变化可能遵循不同的规律,同一语言在不同的时期和地区,可能会有不同的发展变化规律,语言的各个子系统也可能有自己不同的规律,但是,语言的发展变化具有一定的规律性,这一点是共同的。

  寻求语言发展变化的各种规律及其条件,是语言发展史研究的重要任务。到目前为止,人们还没有发现多少适应于各种语言发展变化的共同规律,也许这种规律本来就不多。但是,语言的发展变化具有规律性,这是无庸质疑的。

 

 

地址:运城市复旦西街1155号 | 电话:0359-2090418 | 传真:0359-2090378
版权所有 运城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陆